富士康工業互聯網做得怎么樣?

發布日期:2020-07-20 23:03
{6D84C300-AA4D-470E-981A-28E8F70C664C}_20200720225933
2015年,鴻海精密決定轉型“工業互聯網”,2018年鴻海精密把富士康改名為工業富聯(富士康工業互聯網)在上海A股掛牌上市。

名字改得好不好不知道,開盤時的5000多億市值,2年了,還剩3000多。

7月5日,工業富聯宣布擬通過協議轉讓方式收購鼎捷軟件15.19%的股份,股份轉讓價款為5.60億元。

交割完成后,工業富聯將成為鼎捷軟件第一大股東。工業富聯為何斥資購入一家ERP企業管理軟件與服務供應商的股票?且聽我們一一道來。

當年改名時,就有傳聞說富士康并不滿足止步于代工廠,目標錨定GE,進軍工業互聯網領域。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工業富聯的工業互聯網做的確實可圈可點。

2019年,工信部發布了《2019年跨行業跨領域工業互聯網平臺清單》,工業富聯赫然位列其中。

工信部《2019年跨行業跨領域工業互聯網平臺清單》
平臺名稱
單位名稱
海爾COSMOPlat工業互聯網平臺
青島海爾股份有限公司
東方國信Cloudiip工業互聯網平臺
北京東方國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用友精智工業互聯網平臺
用友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樹根互聯根云工業互聯網平臺
樹根互聯技術有限公司
航天云網INDICS工業互聯網平臺
航天云網科技發展有限責任公司
浪潮云In-Cloud工業互聯網平臺
浪潮云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華為FusionPlant工業互聯網平臺
華為技術有限公司
富士康BEACOM工業互聯網平臺
富士康工業互聯網股份有限公司
阿里supET工業互聯網平臺
阿里云計算有限公司
徐工信息漢云工業互聯網平臺
江蘇徐工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中國軟件網整理
(富士康BEACOM工業互聯網平臺已改名為Fii Cloud)

工業富聯做了什么?
2.1 Fii Cloud介紹

首先是工業富聯自己的工業互聯網平臺產品——Fii Cloud(前文中的富士康BEACOM工業互聯網平臺)。

(Fii Cloud 平臺示意圖 來源工業富聯)

Fii Cloud 云平臺是集設計、制造、銷售以及全產業鏈解決方案于一體的工業互聯網平臺,通過自設計、零組件、SMT、智能制造、智能測試及出貨至終端客戶的一整套供應鏈管理系統,實現智能工廠的快速部署。

2.2 串聯全產業鏈鏈條

工業富聯首席數據官劉宗長曾在一次會議上表示,工業互聯網未來最大的價值是在整個全產業鏈端的所有生產要素,能夠實現高效的流通和配置,并且整合整個產業鏈的資源,能夠為終端客戶提供更高價值的產品和服務。

由此看來,制造業與互聯網融合,需要通過互聯網把產業全鏈條的要素串聯起來,讓整個行業的產業鏈以互聯網為核心紐帶,實現從原材料采購到終端購買、售后服務全線鏈接。

那么,工業富聯是如何規劃這一鏈接的,并實現賦能的呢?

工業富聯董事長李軍旗在多個場合表明,智能制造和工業互聯網是公司的雙輪驅動戰略。

依照未來制造業發展的方向的“智能制造+工業互聯網”雙輪驅動戰略,工業富聯已形成領先的智能制造和硬軟整合的科技服務整體解決方案,構建全方位、多層次的“智能制造+工業互聯網”產業新生態。

6月29日,在工業富聯A股上市兩周年高峰論壇上,李軍旗說,工業富聯的智能制造就是在裝備、工具、材料的制造業基礎要素上,通過工業大數據、工業人工智能、工業軟件,實現整個制造過程的可感知、可預測、可控制。

用機器人替換人,讓整個生產過程實現自動化;加入傳感器、采集數據,實現生產過程數字化;傳感器互聯互通,實現網絡化;通過工業人工智能的算法,實現可預測、可控制,最后達到智能化。通過四化和可預測、可控制實現無憂生產,進而提高生產效率和品質,達到制造知識和經驗的傳承。

在智能制造基礎上,工業富聯推進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建設,將云、管、端與工業大數據、工業人工智能、工業軟件結合,通過工業互聯網平臺實現對外的賦能。

李軍旗多次表示,工業互聯網平臺和消費互聯網最大的區別就是把制造產品的供應鏈和產品制造過程,以及到最后的客戶,實現互聯互通,做到制造資源的優化配置,最終實現按需制造、定制化制造。

基于雙輪驅動戰略,工業富聯通過兩種方式,實現全產業鏈鏈接和賦能;

第一, 基于海量工業機理模型及各類數據資源的優勢,推出特有的“專業云”服務,能夠為制造企業轉型升級提供專業化的科技服務,實現提質增效、降本減存。

第二, 與國內外垂直行業龍頭企業合作,將自身在智能制造和工業互聯網的經驗“打包”成整體解決方案,提供給跨行業、跨領域的客戶,實現互聯互通、優勢互補、集聚發展。

第三, 在這方面,工業富聯的做法與GE的工業互聯網平臺發展專業云和工業應用APP方面有異曲同工之妙。

2.3|工業富聯生態建設

目前,專業機構統計,全球工業互聯網平臺數量超過150個,單單國內就出現了100多個工業互聯網平臺。

出現工業互聯網熱潮,有國際和國內兩方面的原因。

從國際發展趨勢看,工業互聯網推動縱向產業鏈整合,激活面向個體化需求的橫向產業鏈整合,賦能生產與物理過程的互聯互通。

從國內戰略需求看,被列為新基建七項重要內容之一的工業互聯網是經濟轉型期工業化與信息化兩化融合的需求,是自主可控安全系統制造的需求,可以構建起數據時代的工業服務新生態。

因此,從消費互聯網逐漸發展到工業互聯網,帶動了企業上云,帶動制造業轉型升級,帶動工業新業態的發展。

專家認為,目前全球還沒有一家公司能夠獨立提供工業互聯網平臺“云基礎設施+終端連接+邊緣處理+工業知識建模+應用服務”等端到端的完整解決方案。每一個工業互聯網平臺都需要聚合各類創新主體,共同構筑開放、共建、共享的創新生態。

工業互聯網生態建設也是其發展中面臨的另一個短板。在發展互聯網生態方面,不同的企業采取的策略可能有所不同。

在工業互聯網領域,老牌工業巨頭通用電氣(GE)于2013年開始了變革性的實踐,順勢推出了工業互聯網平臺Predix。經過多年的努力,GE Digital與合作伙伴合作,實現了“PaaS很重,SaaS很輕”,“輕裝簡行”。

GE 基于開源 PaaS架構 Cloud Foundry 構建 Predix 平臺,向下為連接各類設備提供了統一的接口;向上為各種各樣的應用軟件提供良好的開發、運營環境。

在合作上,GE與微軟合作, Predix平臺登陸微軟Azure云平臺。Azure上使用Predix平臺的企業,可以得到微軟在人工智能、高級數據可視化和自然語言處理技術領域的服務。使用微軟Azure產品和服務的企業,可利用Predix平臺,分析所連接的設備資產中所產生出來的數據,構建應用。

GE和Apple公司合作,發布工業用App,方便iPhone和iPad用戶使用Predix上的預測數據和分析資料。雙方推出的適用于iOS的全新Predix軟件開發包(SDK),方便開發者構建云原生App,利用Predix的工業分析資料。

在工業互聯網生態建設上,工業富聯提出“富智造云生態”,開展了大生態的建設。

工業富聯CEO鄭弘孟介紹說,以完整的專業云矩陣,賦能中國智造,兼善天下實業。這是富智造云生態的使命。即聯合各細分領域合作伙伴,一同打造富智造云生態。

年報顯示,工業富聯已經與中國聯通、國家儀器(NI)、OPC基金會、騰訊云等近400家生態鏈伙伴建立深度合作關系,共同打造“富智造云生態”,致力以集成創新的模式、全集成的解決方案,為中國制造業智能化轉型升級提供最佳路徑。

顯然,工業富聯收獲眾多的核心客戶,涉及眾多行業,包括了全球不同領域的知名品牌,如Alibaba、Amazon、Apple、 ARRIS、AWS、愛奇藝、Cisco、Dell Technologies、Ericsson、H3C、HPE、華為、聯想、Microsoft、NetApp、Nokia、NVIDIA、Oracle、Seagate、騰訊、小米、字節跳動、中國移動等。

“獨行者疾,眾行者遠”,正是工業互聯網生態的價值。致力于成為工業互聯網生態的共同構建者則會走得更遠。

工業富聯為何牽手鼎捷軟件
3.1|工業軟件短板

進入工業互聯網領域的富士康一直不被外界看好。第一個短板可能就是缺少軟件特別是工業軟件資源。

尋求與軟件廠商特別是工業軟件廠商的合作成為工業富聯一項戰略選擇。投資鼎捷軟件就是這一戰略的一個落地。

成立于1982年的鼎捷軟件,是行業內著名的ERP企業管理軟件與服務供應商。于2014年1月,在深圳交易所創業板掛牌上市。

根據相關專家的介紹,在工業互聯網和智能制造業務領域中,會涉及多種軟件,如研發設計類的CAD、CAE,信息管理類的ERP、CRM,生產控制類的MES、PLC,以及嵌入式軟件,也就是嵌入特定設備的專用軟件等。

一方面,這些工業軟件的應用和產品能力,很大程度決定了工業智能系統的水平和發展的進程。

另一方面,工業互聯網平臺與工業軟件結合,能夠打通各個軟件系統,消除信息孤島,實現互聯互通,將物與物、物與人連接起來,真正賦能工業互聯網。

而目前工業軟件是中國工業企業“短板中的短板”,也是中國工業互聯網平臺發展的短板。

我國的工業軟件在信息管理類軟件上相對較強,生產控制類、研發設計類軟件相對比較弱,低端軟件比較多。因此,國內的制造企業長期依賴于國外的軟件。

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統計,2018 年我國工業軟件的市場規模僅為1603 億元。而全球工業軟件2016年的市場規模已經破2萬億元。

工業軟件是工業企業進行數字化、智能化轉型升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中國“制造”向中國“智造”轉型中,工業軟件逐漸成為最大的短板。

3.2|其他的意義

這次合作至少在三個方面,意義非凡:

第一, 實現OT與IT技術的創新融合。按照工業富聯發布的公告,將自身數字化工業的整體能力,與鼎捷軟件在工業軟件方面的設計、研發、運維等能力深度結合,提高數字化工業制造業軟硬件以及各流程數據的整體融合,實現OT與IT技術的創新融合。

第二, 明確了雙方未來的方向是軟硬件的結合,打造智能的工業系統。根據公告,雙方將圍繞工業自動化、工業軟件、工業大數據、工業人工智能等方面各自的優勢能力,打造更加成熟的智能工業系統,為整體產業由數字化發展到智能化提供堅實的基礎。

第三,支持鼎捷軟件發展工業軟件,在服務工業富聯的同時,創造更大的市場。“借助雙方在大中華區及東南亞多年的布局,進一步將智能制造、工業互聯網的能力輸出到全球各地。”這成為雙方一個一個共同愿望。

工業富聯能如愿成為中國的GE嗎?
從年報數據來看,2018年工業富聯營收超過4153.78億元,毛利率為8.64%。2019年,工業富聯營收4087億元,下降了1.6%,毛利率8.38%,進一步下滑。

但是,從財報來看,工業富聯在工業互聯網發展上卻有三個好趨向。

工業互聯網相關服務增長速度達到20%。

在2019年年報中,工業富聯將其主營業務按行業情況,劃分為通信及移動網絡設備、云計算、科技服務三大板塊。其中,科技服務板塊包括了精密工具、工業機器人及工業互聯網相關服務。

分業務來看,通信及移動網絡設備業務實現營收2445.54 億元,占比59.84%,同比下降5.63%;云計算業務 1629.23 億元,占比39.86%,同比增長6.33%;科技服務業務(含精密工具、工業機器人及工業互聯網相關服務)6.24 億元,占比0.15%,同比增長20.38%。

單純的科技服務業務收入6.24億元,占比不高,但是收入規模卻非常值得期待。

工業富聯在工業互聯網上投資增加。

財報顯示,工業富聯持續加大研發投入,2019年研發費用達到 94.27 億元,較上年增長 4.76%。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工業富聯已申請及授權專利 4276 項,主要集中在與工業互聯網相關的智能制造和科技服務領域。

工業富聯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在公司內部應用成效不錯。工業富聯通過工業互聯網平臺的推廣與應用,其管理費用降低19.09%。(2019年)

李軍旗介紹,過去兩年在工業互聯網的平臺上,工業富聯持續開發專業云,把過去的經驗模型化、APP化,實現知識傳承,在服務自己的同時提供對外服務和賦能。

工業富聯專業云產品一覽
專業云名稱
解決問題
專業云名稱
解決問題
工業機器人專業云(Robot MicroCloud)
孤島效應:狀態不可見、故障不明確、統計不可見
貼裝裝業云(SMT MicroCloud) 
數據采集困難、流程數據未串聯;生產信息化程度低、品質問題追朔困難;零件越來越精密、人員靠經驗解決問題
車刀專業云(Tool MicroCloud)
依賴老師傅經驗;設備種類繁多、管理松散;故障、損耗難以預測;手工調參數動作頻繁低效;生產環境因素缺乏監控
自動引導車專業云(AGV MicroCloud)
狀態、進度、位置不可見;路徑、調度、協作不智能;任務、設備、效率不易管
沖壓專業云(Stamping MicroCloud)
看不見的稼動損失:模具故障、沖床故障、等候料材、等候換線;不智能的良率管制:產品品質檢測方式不佳、產品異常記錄方式不佳、效率計算方式不佳
消防專業云(Safety MicroCloud)
設備廠牌不兼容、系統數據共享難;制程工藝復雜、安全監管困難;系統復雜整合難,運維培訓成本高;風險因子繁多,隱患管理難
模具專業云(Mould MicroCloud)
零件標準化程度低;設計周期長;缺少信息化管理系統;管理困難、品質控制難;技術依賴高、競爭壓力大;企業自動化程度低
富集云專業云(Fujiyun MicroCloud)

經營管理經驗不足;采購議價能力低;消防安全管理難;物料無法實現循環
六流專業云(6Flow MicroCloud)
系統不統一;通報不及時;信息不同步;數據不全面
數字控制機床專業云
(CNC MicroCloud)
無數字化監管,生產狀態不清晰;無過程中反饋,尺寸問題發現滯后;刀具異常無預警手段,異常多為事后處理;無量化證據支持決策,決策缺乏科學性
廠務能耗智能管理專業云(FMCS MicroCloud)
多套系統并存;獨家解法;資訊信賴度低;效率提升難
成型專業云(Molding MicroCloud)
模具管理困難;機臺管理困難、制程不穩定;開發周期長、生產排配亂;生產可視化信息化程度低、企業自動化程度低
中國軟件網整理

工業互聯網將是未來制造業新的生態。7月10日,工信部印發《工業互聯網專項工作組2020年工作計劃》,提出了建設工業互聯網平臺、培育新模式新業態等10大任務類別54項具體舉措。
分享到: